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栏目: 延安市

作为楚王,楚昭王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显得有些尴尬。

在篡得王位后,楚平王将蔡女所生的儿子建立为太子。为培养太子,他特意将伍奢任命为太子师傅,将亲信费无极任命为少师。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公元前523年,由于费无极提议替太子建娶妻,楚平王便派费无极到秦国去为太子定亲。可费无极一见秦女长得漂亮,回来后居然劝楚平王自己娶了秦女!1月,秦女被接到了楚国,成为楚平王夫人。大约在这年底前后,秦女与楚平王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为壬。

公元前522年,费无极突然诬陷太子建与伍奢将要谋反,楚平王信之不疑。于是,他派人逮捕了伍奢及其长子伍员,将他们杀死。与此同时,楚平王又派城父(今河南宝丰)司马去杀太子建,但城父司马却有意拖延,放太子建逃到了宋国。随后,楚平王就把襁褓之中的熊壬立为太子。

费无极是著名的馋臣,为人作恶多端。熊壬被立为太子,居然是馋臣上下其手操纵促成,这还不够尴尬吗?因恶人作恶而赢得太子之位——恶花又怎么可能结出善果!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去世。作为楚平王生前指定的太子,熊壬理应继位为王。可这时,令尹囊瓦却提出异议:“太子壬实在太小了,他母亲也不是嫡夫人,原本是为王子建娶的。子西年长且为人好善,不如改立子西为王,好吗?”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大多数楚人对太子建无辜被赶出楚国都心存恻隐之心,虽然太子建已不可能再回楚国,但熊壬年龄实在太小,又隐隐有夺太子建之位的恶名,所以囊瓦才会提出此议。

不过,熊壬庶兄子西听说后却勃然大怒,声称改立太子不顺,甚至威胁要杀了有改立国君之心的囊瓦!囊瓦害怕了,不得不扶持熊壬登上了王位。按照习俗,熊壬改名为熊轸,即为后来的楚昭王。

这一年,楚昭王最大也不过七岁。


虽然继位时遭遇了些许麻烦,可在庶兄力挺下,懵懵懂懂的楚昭王总算是顺利地过了这一关。

很快囊瓦也发现,幼君对他来说并不是坏事——国君既然无法执政,楚国权力当然就落入了他这个令尹手中。此后囊瓦大权独揽,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时常党同伐异,以消除自身执政的威胁。

逐年长大的楚昭王,看着囊瓦胡作非为,却始终无动于衷。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公元前509年,楚昭王大约已经十五岁。这年,唐成公和蔡昭侯来到楚国朝觐。来楚国前,蔡昭侯准备了两块玉佩和两件裘衣,到楚国后将其中一块玉佩、一件裘衣献给了楚昭王。少年楚昭王收到裘衣和玉佩后,极为喜欢,特意穿戴好后设宴款待蔡昭侯。为迎合楚昭王,蔡昭侯也穿戴好另一套,在宴席上与楚昭王相映成辉,一时间两人都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可囊瓦见到此幕,却不高兴了:蔡昭侯给楚王献礼却没他的份,眼里还有他这个令尹吗?宴会一结束,囊瓦就立刻找到蔡昭侯,当面索要玉佩。这两块玉佩原本就是极为罕见的宝物,一块已经献给了楚王,自己这块再怎么也舍不得给别人。于是,蔡昭侯拒绝了囊瓦。

囊瓦怒了,命人将蔡昭侯扣留在了楚国。同时来楚的唐成公,因为不肯将肃爽宝马献给囊瓦,也成了蔡昭侯的难兄难弟,被扣留在了楚国!直到公元前507年,唐成公和蔡昭侯分别把肃爽马和宝玉交给了囊瓦,两人才被放回了国。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作为楚王,看着令尹无理扣押盟友,却不发一声,是不知情还是害怕囊瓦?不管如何,如此不理朝政的楚昭王,已经让楚人有些失望了——看来,“恶花”确实是难以结出“善果”啊!


囊瓦的胡作非为,终于替楚国招来了一场横祸。

公元前506年冬,倍受欺辱的蔡昭侯与唐成公与吴人合作,联手杀入了楚国,让楚人遭遇了一场灭国之难。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得知吴军杀来,楚昭王不得不开始逃亡:带上年幼的妹妹从郢都西门逃出,渡过睢水(即沮水,今湖北枝江东北)后逃入了云梦泽。在逃亡的路上,楚昭王经历了多次生死之劫:在云梦泽中,正在酣睡的楚昭王差点就被强盗砍死;逃到陨邑后,蔓成然之子斗怀又想杀死楚昭王替父报仇;在成臼河边时,蓝尹亹当面数落他有失国之罪,拒绝载他渡河;逃入随国后,吴人又威逼利诱随人将他交出去……。

历经千辛万苦后,楚昭王终于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大夫申包胥前往秦国求救,带来了秦国救兵。有了秦兵救援,再加上越人在吴国背后发起进攻,终于迫使吴军难以支撑,退出了楚国。

公元前505年9月,楚昭王回到了郢都,这一年他十八岁左右。刚回到郢都,在成臼河边曾经拒载的蓝尹亹就找上门来求见。被他羞辱过的楚昭王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立刻命人去杀了他。可庶兄子西的一句话却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囊瓦就是好记人旧怨才会失败,国君为何要效仿他?”

这次国难,虽说是囊瓦乱政,可楚昭王长期不作为、任其作恶,责任也不在小。成臼河上,蓝尹亹当面指责楚昭王:“先王从来没有失掉国家的,你却失国而逃,这是你的罪过!”话虽然难听,却是楚人对公室长期庸庸碌碌的普遍感受。如今楚昭王想复兴楚国,就必须团结大多数楚人。如果连蓝尹亹都无法忍受,那他今后又如何去笼络那些曾经对公室失望透顶的楚人?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正是因为如此,楚昭王最终醒悟过来,说:“好!让他官复原职,我以此来铭记楚国旧日的失政!”

楚昭王虽然是“恶花”结出的“果实”,在坐上国君之位后也显得碌碌无为,但在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后,终于成熟起来,表现出了国君应有的大度和担当。


此后,经过十余年的休生养息,楚国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开始向仇敌发起报复。

公元前494年春,楚昭王亲率大军走出南阳盆地,与陈、随、许等盟友一起,去讨伐蔡国。在蔡国城外一里处,楚军奋战九昼夜,构筑起宽一丈、高两丈的堡垒,屯兵以守。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面对强大的楚军,蔡人心理崩溃了,主动将国人分男女捆绑在一起,不战而降。楚昭王命人将蔡国迁徙到汝水与长江之间后,才心满意足地撤军回国。楚国第一个敌人,倒在了楚人复仇的车轮之下!

在楚国攻打蔡国时,吴王夫差正率兵在攻打越国。得知楚人逼降了蔡国,吴人战胜越国回来后马上就发起了报复。8月,吴王夫差派军前往攻打陈国,以报复楚人伐蔡。

当年阖闾出兵,让楚国差点灭国;如今夫差刚臣服了越国,又高调出兵伐陈,这可吓坏了楚人——这可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就在举国上下惊慌失措之时,曾经辱骂过楚昭王的蓝尹亹却说出了一番独到之见:“我听说夫差为人喜欢滥用民力以满足他的私欲,放纵自身却听不进去别人的劝谏。即使某处只住一晚,台榭园池的景物都必须布置妥当,声色犬马等等玩物也必须随行。这样的夫差只能先败吴国,哪还能打败别人呢?”听了蓝尹亹这番话后,楚人这才安定下来。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十一年前,楚昭王还为杀不杀蓝尹亹纠结不已;十一年后,在楚人举国惊慌失措之际,蓝尹亹就给楚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连蓝尹亹这种对楚国公室极度失望的人物都已回心转意,说明十余年来楚国公室的宽以待人、励精图治已经赢回了楚国人心:楚国的复兴,还会遥远吗?


公元前491年,楚人再次对蔡人发出威胁,逼着蔡国迁到了州来(今安徽凤台)。公元前489年春,夫差也不甘示弱,再次派兵攻打陈国,以报复楚人。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这时,楚昭王再也无法忍耐,说道:“我国先君与陈人有盟约,不能不救陈国!”五年前吴人伐陈,造成楚人举国上下的集体恐慌;如今楚昭王再也不愿躲在在吴人阴影下委曲求全了,决心要与吴国再次一决雌雄!

楚昭王的心愿,也是楚人的心愿:很快楚人就出兵,把军队驻扎在城父(今河南宝丰)。

7月,当楚昭王就要正式出征前,却遭遇了意外:出师前的占卜,居然是出战也不利、退军也不利!知道这种结果,楚昭王怒了:“那就只能是死了!楚师再败,就是死路一条;抛弃盟友、逃避仇敌,也生不如死!横竖都是死,不如与仇人决一死战!”

知道此战凶多吉少,战前楚昭王特意指定了接班人:先是让国给令尹子西,子西坚定地拒绝了;让给司马子期,子期也不愿意;最后楚昭王又让给了公子闾,公子闾推辞了五次后才答应了。

这时天空中也出现了异象:天下云彩如同红色的鸟一般,围着太阳飞了三天。见到异象后,楚昭王命人去问周太史怎么回事。周太史答道:“灾难恐怕会降临到楚君身上吧!但如果禳(ráng)祭,可以将灾难移于令尹和司马!”听了这话,楚昭王说道:“去除腹心之疾,却转移到了股肱之上,那又有什么好处?我如有大罪,上天必定要亡我;既然是有罪而受罚,为何要转移给别人?”于是,他拒绝了禳祭。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楚军刚到前线,楚昭王就生病了。楚人赶紧为之占卜,结果是“黄河作祟”!众将士赶紧请求祭祀黄河之神,可楚昭王仍然拒绝了:“夏商周三代以来,祭祀从来都不超越本国山川。长江、汉水、睢水、漳河都是楚国的祭望,福祸的来去,超不出这些地方。我虽没有大德,但也不至于得罪黄河之神!”

随后,楚昭王不顾身染重病,强命楚军攻打大冥(今河南项城)。但最终,他却因病重不得不退了回来,在城父去世了。这一年,他还不到三十五岁!


在听说了楚昭王的事迹后,孔夫子也不由得感叹道:“楚昭王懂得大道理了!他没有失去国家,真是理所应当啊!”对于鬼神,孔夫子向来的主张就是“敬鬼神而远之”。楚昭王临终前的种种,深得孔夫子之心,也难怪他会感同身受了。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

在经历了生死大劫后,楚昭王看淡了生死,却更看重道义,这才是真正的大悟!

楚昭王一死,公子闾就与令尹子西、司马子期商议:“君王舍弃自己儿子而让国,我们作臣子的哪敢忘记国君?从君之命,固然是顺服;可立国君之子,也是顺服啊!”三人马上悄悄转移了军队、封锁了道路,迎来了越女所生的楚昭王之子章,将他立为楚王。

楚昭王的诞生,颇有些开出了“恶花”的意味;他一生执政的业绩,也乏善可陈。

可在复国后,他却一改过往楚国执政严苛之弊病,宽以待下、励精图治,成功地将人心涣散的楚国凝聚在一起,率领楚国重新踏上了复兴的道路。

因此,楚昭王的一生,算得上是“恶花”结出了“善果”:人生得悟大道而亡,又有何遗憾?

本文作者:欲云谈史论今(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334508157960717/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转载请注明:大陕新闻网::710029资讯信息网 » 恶花结出善果:一生执政乏善可陈,临终前孔子却称他“得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