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栏目: 延安市

努尔哈赤在仇敌遍野的情况下,以十三副铠甲起兵,几经鏖战,最终打下千里江山,在东北一隅建立了足以与大明王朝相抗衡的后金汗国。这种世人难以企及的丰功伟绩让他有着超越常人的骄傲和自信。

但岁月无情,长时间的厮杀与屠戮已经让努尔哈赤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于是他决定从他众多的儿子之中选择一个作为他的继承人。一方面希望他的继承人能够早些熟悉处理军国政事的策略;另一方面也希望借此让自己稍微休息一下。

将门虎子,用此语来形容努尔哈赤父子最为恰当不过。

在当时已经成人的诸子之中便有四位文武兼备,即长子褚英、次子代善、第五子莽古尔泰与第八子皇太极。对此,努尔哈赤颇感欣慰,但也令他颇为头痛,因为他真的无法在一时之间确定选择其中哪一个作为他的继承人。

在几经权衡之后,努尔哈赤最终遵从了中原王朝长久以来所施行的嫡长子继承制度,而褚英也就由此成了满洲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太子。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褚英,系元妃佟佳氏所生。作为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儿子,褚英继承了其父英勇善战的秉性。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正月,年仅十七岁的褚英跟随叔父巴雅喇等人前往征讨东海女真,便曾独力攻取屯寨二十处,俘获人畜万余,被努尔哈赤赏赐“洪巴图鲁”(即“英勇”)封号。

万历三十五年(1607),褚英跟随叔父舒尔哈齐等前往迁徙瓦尔喀部众,在乌碣岩地方遭到了敌对势力乌拉贝勒布占泰的万人伏击。舒尔哈齐见敌势众,便借口军旗顶端夜间发光、征兆不利而力主撤退,但褚英临危不乱,与弟代善各率五百军士向敌人发起冲击,最终击败敌人,并俘获甚多,遂被晋封为“阿尔哈图土门”(即“广略贝勒”)封号。屡立战功的褚英最终成了努尔哈赤的最初选择。

1612年,时年五十二岁的努尔哈赤将部众各五千户、牧群各八百、银各万两、敕书各八十道给予长子褚英和次子代善,并任命两人为执政。这种安排恰到好处而又用意明显,同时分封最长两子,不致引起他人太大的意见,而同时又能有效地防止其中的某一个因为大权在握而图谋不轨。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明白了努尔哈赤的用意,即褚英从此成了后金汗位的继承人,因为褚英与代善一母同出,并且,作为次子的代善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当时已经立下赫赫战功的长子褚英一比高低。

努尔哈赤在其后废除褚英的谕旨中也曾明白地提到:“吾若举用长子,专主大国,执掌大政,彼将弃其褊心,为心大公乎!遂命长子阿尔哈图土门(指褚英)执政。”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但是,褚英在政治上的应对才能显然无法与其在战场上的骁勇善战相提并论。

关于褚英被废的原因,曾经有两种不同的说法。

第一种是认为褚英在受命执政之后,并未能够做到以公正之心来处理努尔哈赤所交付的所有军国事务,不仅如此,褚英还试图离间努尔哈赤与执政五大臣之间的亲密关系,并且胁迫诸弟与大臣等立誓对其尽忠,因而被人告发失宠。其后,褚英愤懑不平,于是在暗中将父汗努尔哈赤与诸位弟弟的名字书写在纸上,对他们施加诅咒,但被再次告发,并被下令监禁。两年之后,死于监中。

《清史稿》一书的修纂者们采用了这样上述观点,对此记载:“先是太祖将授政于褚英,褚英暴伉,众心不附,遂止。褚英怨望,焚表告天,为人所告,自缢死。”

第二种是认为褚英被废乃是由于其劝阻父亲努尔哈赤起兵反抗明王朝。

这种认为的主要依据仍旧是《清史稿》。该书卷二一六《褚英传》中关于褚英被废一事的记载虽然与同书《太祖本纪》中的记载相差无几,但在段末却多了一句:“明人以为谏上毋背明,忤旨被谴。”

明朝方面的这种认为并非是毫无理由。褚英被废是在癸丑年(1613),两年之后的闰八月,卒。而就在褚英死后数月,即丙辰年(1616)的正月初一日,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正式称汗建国。从这种时间的巧合上来推测,明朝方面关于褚英被废缘于力阻其父努尔哈赤起兵反明的认识可能不无道理。

但是,褚英被废的真实原因显然要比上述记载的复杂。关于储位的政治斗争历来就惨烈无比,被预定为满洲政权继承人的褚英在被任命为执政的那一刻起也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那些觊觎储君之位的兄弟与大臣们必欲排之而后快的对象。

当然,已经成为汗位继承人的褚英对此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出于维护自己既得的政治地位,并且排斥、防范其他诸弟威胁、篡夺其继承人地位的考虑,褚英便也不免开始逐渐拉拢人心,以致渐有结党之嫌。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可以说,自从被立为储君的那一刻起,褚英的一言一行都已经开始时刻处在别人的监督之下,稍有不慎,即可能授人以柄。而时值年轻气盛的褚英偏偏又缺乏足够的政治斗争经验,不知道应该如何来明哲保身,加之褚英本身性格方面的一些缺点,比如遇事偏激,易于冲动等,这些都使得褚英难免有时就给人一种心高气傲、飞扬跋扈的形象,从而在有意无意之间得罪了很多人,并且使自己日益走向孤立。

这种情况又被皇太极等人所利用,联合执政五大臣对其进行了告发。面对众人的联合告发,努尔哈赤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自己刚刚树立的继承人,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不得人心,既然如此,将来又何以能够顺利地继承他的汗位,并有效地去统治、发展整个汗国呢?

五大臣与四子将他们对于褚英的种种不满逐条写在纸上并提交给努尔哈赤之后,望着众人所罗列的一条条罪状,努尔哈赤对于长子褚英简直伤透了心。他将褚英召至面前,并将众人的书面告发扔给了褚英。

褚英虽然不是非常聪明,但却并不愚笨,他放弃“辩驳”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辩驳也毫无用处,他已经落入了别人为他专门设计的陷阱,而且是如此一个天衣无缝的陷阱。他即使竭力辩驳又有什么用处呢?

褚英就像是一个犯下了弥天大罪的死囚一样,等待着父汗努尔哈赤的最终宣判,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悲剧开始的竟会是如此之快,如此之惨!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万历四十年(1612)九月,后金再次征讨乌拉贝勒布占泰。但是,曾经将布占泰屡次击败,并将其擒拿归降的褚英却被留在了赫图阿拉,被有意地剥夺了走上战场的权力。众所周知,满洲风俗尚武,无论男女老幼,皆以能够冲锋陷阵为荣。努尔哈赤的如此安排,其用意所在简直是不言而喻,褚英对于父汗努尔哈赤的最后一丝期望跌人了冰谷。

万历四十一年(1613)三月,努尔哈赤再次征讨乌拉,竟然连留守资格也没有授予褚英,褚英与其亲信已经形同于被软禁在了家中。已经对父汗努尔哈赤彻底失望的褚英变得悲愤不已,他曾经亲眼目睹了叔父舒尔哈齐被囚禁致死的悲惨结局,他不想自己重蹈叔父舒尔哈齐的覆辙。他禁不住在心中暗暗地祈祷,希望此次父汗能够出师不利,最好联同出征诸弟兵败被杀,如此以来,自己就有机会东山再起了。褚英如此令人惊恐的奇异念头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不可遏制,最终,他竟然将父汗与诸弟的名字写到了纸上,并向着天地发誓诅咒。事情至此,褚英的悲惨命运也就最终不可避免了。

万历四十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褚英被幽禁。两年之后,卒于禁所,时年三十六岁。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本文作者:舞马长枪(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79148430265601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转载请注明:大陕新闻网::710029资讯信息网 » 满洲的第一个太子褚英,也成为了满洲第一个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